“去美元化”救令吉?从数据了解令吉升跌关键

收藏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令吉。(图:Facebook/Bank Negara Malaysia)

这项课题与我何关?

令吉走势,关乎我们口袋里的钱是否更有价值,直接影响我们的日常开销和生活质量。每当令吉贬值,坊间往往会出现呼声,要求政府出手“拯救”令吉,不过当局一再强调,令吉受到外围因素影响,不在政府的控制范围。那么,这些外围因素是什么?首相安华提出的“去美元化”措施,能否让令吉升值?

令吉跌跌不休,影响着你我的日常生活。无论是在超市购物、到餐馆用餐,或者是兑换外汇、出国旅游,我们似乎比以前多花了些钱,促使我们不得不重新评估自己的消费和储蓄计划。

国家银行多次派定心丸,强调令吉贬值没能反映我国的经济基本面,因为外围因素对令吉的表现影响更大。事实上,我国持续收获投资,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也有所下降。

外围因素是指发生在一个国家以外的情况,属于一国政府的控制范围以外。那么,令吉受到哪些外围因素影响?下来通过一系列数据图图看懂!

美元走强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令吉贬值主要是因为美国联邦储备局升息所致。

从2022年起,美国联邦储备局连续升息11次,以应对通货膨胀。目前,美国的联邦基准利率为5.25%到5.50%之间,高于马来西亚(3%)等新兴市场。

基于不同市场的货币利率差异,这种情况往往会吸引外国资本进入美国。换言之,当外资对美元需求增加,对令吉的需求也相对地减少。

《星洲日报》引述马来亚银行集团全球市场外汇研究与策略主管安迪(Saktiandi Supaat)说:“大马的经济可能比其他国家表现更好。但是,当其他经济体的利率更高,就可能使人家的货币相对更具吸引力。”

大宗商品价格起伏

我国是原油、棕油和橡胶等大宗商品的主要出口国。举例来说,当油价上涨时,石油出口收入增加,为政府带来更多收入,进而对令吉币值产生积极效应。

然而,目前的全球油价起伏不定,令吉的币值也受到影响;同时,无论是石油收入,或是国油派给政府的分红,预计也会减少,显示政府想要实现收入来源多样化,并尽量减少对石油收入的依赖。

雇员公积金局首席策略员诺希山胡先接受《马新社》专访时坦言,令吉对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敏感度远高于亚洲其他国家,因为这些商品的出口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

“液化天然气、原棕油和原油的出口,相当于马来西亚贸易顺差的 70%。其价格走势会直接影响贸易基本面以及令吉情绪。”

外国直接投资

外国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是国家重要资本来源之一, 有助于加强我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经济联系,从而支撑令吉币值。

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外国直接投资是投资者为了获得在另一个国家运作的企业的永久性管理权益所作出的投资。

数据显示,我国去年的外国直接投资净流入额(即新投资减去撤资),创下746亿令吉的新高。然而,截至今年第二季度,外资净流入额只有151亿令吉,未达到去年的一半。

大马评估机构(RAM)资深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部主管温凯杰在The Edge撰文指出,虽然我国长期吸引外资进入我国,但是与数量相比,外资的质量更为重要。

“对于马来西亚以及任何一个有志于向高收入经济体转型的中等收入经济体来说,高质量的外国直接投资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因为外国直接投资可以引发知识和技术转让,促进价值创造,并有助于人力资本的形成。”

与中国的贸易往来

自2009年以来,中国一直是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经济发展前景,都会直接影响令吉汇率。举例来说,如果中国经济放缓,就会导致对马来西亚出口产品的需求减少,进而削弱令吉币值。

数据显示,马中双方在去年的双边贸易额达到超过4863亿令吉,占大马在全球贸易的17.1%,比上一年增长15.6%。

国家银行曾指出,马中两国因贸易来往比重大,令吉和人民币有着密切的相关性,是使到令吉汇率波动的因素之一。

然而,在后疫情时代,中国的复苏动力不足,加上当局在6月与8月降息,预示着经济将会放缓,导致人民币走贬,也持续影响令吉走势。

令吉有望升值吗?

low angle photography of waving flag of Malaysia during daytime
马来西亚国旗。(图:Unsplash/mkjr_)

为了应对令吉贬值,国行总裁阿都拉昔表示,当局致力于确保有序的市场环境,并将进行干预,以防止令吉走势过度波动。

财政部在《2024年经济展望》报告中提到,我国除了拥有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外,美国联储局预计会结束加息周期和中国的经济复苏,也可能支撑令吉币值。

就在政府致力加强国内经济之际,首相兼财政部长安华也主张“去美元化”,在国际贸易上改用当地货币进行贸易,无需再使用美元作为中间货币。

他宣称,之前与中国总理李强会面时提到,对美元的依赖导致地方货币贬值。

什么是“去美元化”?

100 us dollar bill
美元。(图:Unsplash/Giorgio Trovato)

“去美元化”是指各国倾向于减少对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兑换媒介和记账单位的依赖。

早在1990年代,也就是安华首次担任财政部长时,他曾提出成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Asian Monetary Fund),以削弱美元对全球的支配,但因为当时美元十分强势,因此这个构想没有下文。

今年4月,安华指出,以中国与日本等国家目前的经济实力,随着中国、日本等亚洲国家的经济实力增强,他认为至少应该协商成立亚洲货币基金,并相应地善用令吉和贸易对象国家的货币。

换句话说,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无需再过一层美元来结算。

替代储备货币崛起

长期以来,美元一直被视为全球外汇储备货币。然而,截至今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的比例,从1999年第一季度的71.79%下降到58.88%。

外汇储备是中央银行或货币管理机构可随时动用和控制的外部资产,用于满足国际支付的需求、干预外汇市场以影响货币汇率,以及其他相关目的,例如:维持对货币和经济的信心,抑或作为对外借款的基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引述专家的看法指出,随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寻求进一步分散其外汇储备,美元在全球储备中所占的比例将继续下降。

另一方面,基于俄乌战争等全球地缘政治局势,一些国家(如中国和俄罗斯)也在尝试使用美元以外的货币进行交易,以减少美国制裁所带来的影响;欧元区国家也在促进欧元在国际上的使用程度,从而提高其全球经济地位,以确保更大的金融自主权。

“去美元化”可行吗?

安华指出,在“去美元化”倡议中,中国采取非常积极的态度。根据他所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马中总贸易额中有392亿令吉,即25%是以两国各自的货币结算。

至于我国与印尼和泰国的贸易中,至少15%以上也使用地方货币。

从以上图表来看,我国与这三个国家的双边贸易总额中,大约22.1%是以是以两国各自的货币结算。

安华坦言,要全面停止使用美元确实困难,但我国将更积极地强调使用本地货币进行交易。

与此同时,财政部副部长阿末马斯兰接受《马新社》专访时强调,大马需在贸易活动中使用令吉,以确保令吉币值和国家经济在全球范围内保持强劲。

“令吉将不受限于美元的涨跌。在一般认知中,(我国)经济水平取决于令吉兑美元的汇率,但这个(认知)不完全正确,因为我们的经济水平取决于经济增长的起落、失业率、赤字或通货膨胀预测。”

“去美元化”能否扶持令吉?

burned 100 US dollar banknotes
美元。(图:Unsplash/Jp Valery)

本地英文资讯网站SAYS引述马来西亚经济研究所(MIER)高级研究员南比亚尔(Shankaran Nambiar)博士说,我国停止依赖美元的举动,除了能够减少令吉受美元波动和美国政策变化的影响,还能降低国与国之间的交易成本。

报道也指出,“去美元化”鼓励各国加强经济和金融合作,扩大本身的金融自主权。

马来西亚科技大学(MUST)经济学教授威廉姆斯(Geoffrey Williams)告诉《星报》,只要取得贸易伙伴国的同意,以令吉结算更多的投资和贸易是有可能的,而东盟和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将更乐于这么做。

“它的好处是,对令吉的需求将上升,令吉的流动性将增加,使得令吉币值更加稳定;但缺点是,如果贸易伙伴不愿意接受,那么整体贸易量可能会减少。”

a close up of a one dollar bill
美元。(图:Unsplash/Adam Nir)

然而,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经济学系主任张永隆在《星洲日报》撰文写道,在美元升值的趋势下,我国的出口商和进口商没有诱因以地方货币结算,因为美元换算成令吉更加划算。

“当出口商从以美元结算改为以令吉或当地货币结算,我国也损失了美元的外汇收入。在外汇市场上相对应的是,我国出口商以美元兑换令吉的需求会减少,不利于扶持令吉。”

大马中华总商会财政拿督孔令龙接受《星报》访问时认为,要让外国接受令吉作为交易货币或外汇储备,首先必须让令吉成为更坚挺、更受尊重的货币。

他补充,改善和加强令吉的方法,包括欢迎外资、吸引更多人才,并且通过放宽经商方式,使我国成为更受欢迎的投资地。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