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月露天火灾激增六倍!为何我们需要担心?

收藏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selective focus photo of fire
示意图:火焰。(图:Unsplash/David Tovar)

看过古装戏的话,相信会看到打更人在深夜时分走在街上,一边敲着梆子,一边报上一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在酷热天气下,降雨量减少,水分蒸发加快,草木枯萎,可燃物多。一旦遇到“星星之火”便能容易发生火灾,加上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随时有可能形成大面积的火灾。

随着我国正处于极端炎热和干旱的天气,涉及森林、园丘、灌木丛林/杂草和垃圾的露天火灾也因此增加。

从过去十年的数据来看,每逢遇上高温天气和厄尔尼诺现象,露天火灾投报就有所增加。单单是在今年,即便只是过了三个月,就接获9198起投报,逼近2017和2022年的全年总数。

今年2月,我国接获3517起露天火灾案例,比1月份的746起高出645%,相等于翻了超过6倍!

马来报章《大都会日报》引述消拯局总监诺昔山报道,今年首三个月,沙巴录得最多起露天火灾投报,累计1557起,接着是吉打(1541起)、柔佛(1021起)、马六甲(746起)和雪兰莪(608起)。

按照露天火灾的类型来看,涉及灌木丛林/杂草的露天火灾占最多,过去十年(不包括2023年)共有14万8000多起,因垃圾而引起的火灾则有3万多起。

露天火灾频发 烟霾风险增加

Twin Tower, Malaysia
示意图:吉隆坡。(图:Unsplash/Ishan @seefromthesky)

说到露天火灾,我们往往会联想到在外国发生的大规模林火事件,很少在日常生活中亲眼目睹类似严重的情况,顶多也只是看到民众在路边焚烧垃圾。

然而,看不到露天火灾,并不代表它不会影响你。

今年2月,诺昔山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访问时提到,一旦露天火灾不受控制,可能会演变成大规模火灾,进而出现烟霾情况。

这个时候,你可能会质疑:是咩?烟霾向来不是从印尼飘过来的吗?

事实上,烟霾并非印尼独有的“特产”。除了8月到10月由季候风送来的邻国烟霾,大多数时候的烟霾是“大马制造”。

值得关注的是,过去十年来露天火灾投报最高的三个年份,即2014、2016和2019年,也是我国烟霾情况较严重的时期。

grayscale photo of woman in panty
示意图:戴口罩的民众。(图:Unsplash/Tai’s Captures)

远的不说,今年4月就有一个例子。

根据环境局在本月9日通报,雪兰莪州有两个地区的空气污染指数达到不健康水平,分别是万津(163点)和巴生(153点)。

然而,当局调查发现,这两个地区并没有出现露天火灾事件。

“从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 CAMS)的分析和烟霾预测老来看,该两个地区的空气污染指数上升,原因是在彭亨州涉及森林和泥炭地的露天火灾,产生了跨州烟霾,进而影响彭亨、雪兰莪和森美兰的空气质量。”

我国泥炭地位置分布(格子区域)。(图:气象局)

《南洋商报》引述马来西亚全球环境中心(Global Environment Centre,GEC)主任费扎帕里斯(Faizal Parish)报道,因开发而缺水的泥炭地,一旦久旱就变成非常容易燃烧的“导火线”。地面一旦燃烧,就会蔓延到地下的泥炭,并且持续蔓延,而这也是扑灭泥炭火最棘手之处。

为了应对露天火灾,消拯局24小时全天候监督气象局的天气预报,同时与志愿消拯队和社区合作,在热点地区和经常发生露天火灾的地方展开巡逻工作。

当局也呼吁国人避免在泥炭地和缺乏水源等高风险地区,进行任何露天焚烧活动,并且向当局举报相关行为。

追踪《图懂天下》FacebookInstagram账号,一图看懂更多关乎你我的事!
如果你觉得《图懂天下》的内容有意思的话,希望你可以Buy Me a Coffee提供小小捐助,让这个平台更有动力走得更远、更好!

error: